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夫指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日志

 
 

【原创】我心中的孔子  

2011-03-21 14:50: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一提到孔子这个名字,在多数的国人心中,自然会引起一种教养之感,但同时又是一种没有教养。

  在我还是懵懂的时侯就用当时流行的武器大字报糊里糊涂的批判过他,现在回想起来当然是滑稽的,由此孔子这个人物在脑海里再也无法抹去。

  好奇是人的天性同时也是人寻知的翅膀。大一点后,我们那儿的书店里开始有这方面的书,随之对孔子的东西开始有了点了解。可有一个问题却困扰了我好久:为什么像老子、孔子这些2500年前的古人会有这么高的智慧呢?为此我咨问过一位老者,他说他们原来都是天上的神仙,投胎下凡来解救人间的——对此我将信将疑。

  有一次去做客,大家看到一只小狗帮主人拿拖鞋皆叹赏不已。这件事启发了我,原来赞叹有时缘自对对象的低估,拿鞋的若是人,大家还会奇怪吗!我们总以为古人没有现代人聪明,当他们作出和现代人差不多的事时,自然会叹赏。

  其实对古人智慧的低估本是现代人的一种错觉,或者说是自我优越感的心理暗示在作怪。地球上出现人类大约有250万年了。假如从生物自然进化(人脑容量增加)的视角来分析,2500年只不过是250万年的千分之一;徒就天资而论,在人类学家眼里,今人是不会比孔子时的人高明的,或者说我们本是一代人。因此这种进化的物质差异恐怕连双胞胎间天资的差异都不及,那种观“小狗取鞋”心理的妄自尊大,或将古人神化的妄自菲薄,看来都是好笑的。

  后来对先秦诸子感兴趣是参加工作之后,特别是做企业高级管理者后的事。做高管,说实话有一点像毛老人家说的:“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斗是必然的,乐不乐取决于水平的高低及斗的结果,至于无穷又来自于乐,假如老是斗败,那就是其苦无穷了。不言而喻其性质是功利的。所以此时我对传统学问的学习已不限于兴趣而主要是“中体中用”。高端管理很大程度上是对人的管理,为此你需要了解国人的文化心理结构。必须承认在这方面国学是构成国人文化逻辑的土壤,是西学难以顾全的。

  大概是2001年,我看到清华、北大办的一些总裁培训班的主要课程竟然是儒、释、道的内容时,当时多少还有一丝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然而随后演化成了“国学热”:到处喊出“弘扬继承传统文化”、“振兴国学”的口号,国家陆续开办多所《国学院》,中小学也纷纷开设国学实验课;演变成带有矫正意识形态性的思潮时,说实话我是诧异的,心头是别有一番滋味的——

   呜呼!未必今人之不识赵普之论,如此其荒唐耳?或昭今上之勉强仲尼之道,如此其庶几哉?

(二)

  与老夫子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也想谈点自己的看法,目的是清晰思维,以免自欺又欺人。就孔子身世的盘点,在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中已叙述的够详细了(固然真伪有辨),此处我只想谈对孔子的态度。概括地说:我喜欢真人孔子,不喜欢人造孔子。

  孔子身长“九尺六寸”折合下来有姚明那么高,没什么可爱的,我欣赏的是其可贵的几处精神:

  孔子幼时是个好学的苦孩子,“贫且贱”,三岁丧父,十七岁丧母,并非神仙投胎或如后来儒家神化的“生而知之‘的人;但他自幼好古敏求、学而不倦、勤勉刻苦、持之以恒。因此孔子平生以好学自负,故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

  孔子是一位有责任心的教书匠,“为之不厌,诲人不倦”,是中国学术民众化(“有教无类”)的、以教育、讲学游说为业的自以为负有神圣使命的第一人,故曰:“天生德于我”。

  孔子是具有雄心大志的人(虽然其志向可恶,“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典型地复古主义!),五六十岁了,竟然还能不畏坎坷周流、困顿不遇,坐着个破牛车,栖栖惶惶,周游列国,“累累若丧家之犬”,并还能坦然地说:“然哉然哉”(很对很对)。

  孔子还是一位有真性情的人,如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又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可见,孔子主张文采与质朴相兼容的人,若不能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宁肯与狂士积极进取,也不与洁身自好者随波逐流。他并不喜欢后世,人造孔子之“谦谦君子”的样子。

  孔子当然是智慧的:如其箴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也。”、“毋意、毋必、毋固、毋我。”、“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而改之。”、“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等等。

  孔子颇似苏格拉底,两人都是智者,都讲求“述而不作”,都带了许多弟子;也都靠弟子将其宗派发扬光大而扬名。但两人也有本质的不同:苏格拉底作为智者更纯粹些——崇尚“学以致知”、为知识而知识、为道德而道德,并因此获“罪”。最终异常坦然地面对死亡,成为知识与道德的殉道者;孔子作为智者更功利些——崇尚“学以致用”、“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其一生以承继文王周公之业为职志。

  所以,孔子作为思想家虽然强调“为政以德”,实质是为政以礼,是“礼治”,而非真正意义的“德治”。并将《春秋》加以理论化(或谓孔子化),遽构成以“正名”为前提,以“三纲五常”为核心的“礼治”纲领,此倾向,传之于后来的儒家。这套思想是替统治者操心,要挽救东周的保守疗法。可到处奔波全都令他失望。犹曰:“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坦率的说,孔子的“礼治”思想,像是一把为君王定制的宝剑;是主观的,所倾注地欲望是鲁昭公、齐景公、卫灵公等君王及贵族的意志动机,是功利主义的道德准则,作为实践的法则显然是不合法的。但它毕竟只是一把剑而已,剑本无罪,煅剑者亦无罪。所以它并不妨碍我对历史的真人孔子的赞赏。

(三)

  在我看来,孔子成为圣人(人造孔子)是必然的。原因就是那口专门为帝王特制的“宝剑”其性质决定的。

  说实话,孔子在世时那口剑是锈迹斑斑的,只是一个半生不熟的毛培,所以尽管孔子用心良苦,奔波一世,也推销不出去。孔子死后,传之于后来的孟子、荀子及所谓七十子后学,大家努力于“以述为作”,才使此剑有了些许光泽与灵性,由此方构成儒家学说的整个系统,此乃人造孔子之灵魂(儒剑)也。可见此时的儒剑已成为,人(儒生)与剑契合的有意志的尤物了。

  但是,秦之前这几百年,此剑仍卖不出去,为什么?时机不到。那时文王式的“封建制度”正在瓦解,整个华夏,天下大乱,烽烟四起,诸侯们“以自为方”,头等大事是厉兵秣马。在这一点上,  儒家之剑显然不及法家、墨家、道家之剑有灵气,其不过是一门使人乖回动物,并将之关在笼子里的,为管制而管制的,保江山的学问。

  秦统一六国后,秦皇与李斯,盖欲统一天下思想,遂“第烧民间之书,不烧官府之书;第禁私相授受,可诣博士受业”(目的并非‘焚书坑儒”)。然贵族余孽尚有势力,故秦皇猝死,贵族复起,功亏一篑。儒剑仍无法出手。

  不过这回贵族复兴,实属回光返照,一个市井无赖的刘邦,终灭群雄而定一尊。后来又经汉武帝的折腾,此后之封建,遽只有政治上的意义,而无经济上的意义。原本的封建社会至此宣告瓦解。随即“治国,平天下”,统一思想,抱稳刘家天下,再度成为统治者的要务。

  相较之下,儒家之剑,其性质与汉皇们的欲望相得益彰。譬如:“三纲五常”、 “四非(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动,非礼勿言)” “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父要子亡子不能不亡”、 “为君者晦”、“要君者无上,非圣人者无法,此大乱之道也”、“礼者,敬而已矣;敬一人而千万人悦,所敬者寡,而悦者众,此之谓要道也”,等等等等的儒家纲领性的逻辑。马屁都拍得如此恳切了,哪怕是个饭桶皇帝,亦能品出味来矣!

  故此,就皇帝而言,及董仲舒对册,推明孔门,罢黜百家,武帝岂不应允,岂有不收(此剑)之理!此其一也;其二,世人皆想当皇帝。首皇帝当不上,就想法当各品级的土皇帝,土皇帝当不上就想法做家中妻妾子孙的家皇帝,斯大大小小,千千万万的“小皇帝”,岂有不受(此剑)之理!

  自古,一把寻常的剑,只要佩戴于天子身上,遽立成宝剑。何况还有那么多“小皇帝”皆可受益,由此死孔子变成了活圣人。这就是我说的必然性,奈孔子何!奈剑之锋利何!

  自是以来,历朝历代,以功名利禄之道,独倡儒学,遂成中国社会之正统思想,孔圣人由此成为随后大小统治者,统一思想,愚弄百姓的意识形态,成为治人者其殿前、殿后甚至千家万户的持戟郎;而儒学又须为上所定之儒学(帝王剑),于是“天下英雄,尽入彀中”,言论、思想、意志、自由之空气尽皆亡矣。致使中国两千年来思想原地踏步。莫怪黑格尔说:“中国很早就已经进展到了它今日的情状”。夫子,悦耶?哂耶?吾人,骄乎?惜乎?哀也乎?

  骄者,昔日之诸子百家及其学说者也;惜者,华夏无西方后继之笛卡尔、康德及其彰显人类文明之哲学思想者也。孰之罪?列举前述五概念,勿辨自明:孔子;孔子思想(孔子之剑);儒剑(儒家学说即人造孔子一代);帝王剑(专制工具即人造孔子二代);及帝王(牧人者即持剑者)。

 “人类绝对的和崇高的使命,就在于他知道什么是善和什么是恶”。

 夫哀者,如今尚有很多人,仍在煅铸帝王之剑,那是只有禽兽才具有的天真!

 尤哀者,是那位两千年来为吾人持戟的孔子,他老人家还要为吾辈打工、撑门面到何时?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