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夫指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日志

 
 

【原创】我心中的孔子(二)  

2011-02-24 01:21: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老夫子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也想谈点自己的看法,目的是清晰思维,以免自欺又欺人。就孔子身世的盘点,在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中已叙述的够详细了,此处我只想谈对孔子的态度。概括地说:我喜欢真人孔子,不喜欢人造孔子。

   孔子身长“九尺六寸”折合下来有姚明那么高,没什么可爱的,我欣赏的是其可贵的几处精神:

   孔子幼时是个好学的苦孩子,“贫且贱”,三岁丧父,十七岁丧母,并非神仙投胎或如后来儒家神化的“生而知之‘的人;但他自幼好古敏求、学而不倦、勤勉刻苦、持之以恒。因此孔子平生以好学自负,故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

   孔子是一位有责任心的教书匠,“为之不厌,诲人不倦”,是中国学术民众化(“有教无类”)的、以教育、讲学游说为业的自以为负有神圣使命的第一人,故曰:“天生德于我”。

   孔子是具有雄心大志的人(虽然其志向可恶,“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典型地复古主义!),五六十岁了,竟然还能不畏坎坷周流、困顿不遇,坐着个破牛车,栖栖惶惶,周游列国,“累累若丧家之犬”,并还能坦然地说:“然哉然哉”(很对很对)。

   孔子还是一位有真性情的人,如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又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可见,孔子主张文采与质朴相兼容的人,若不能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宁肯与狂士积极进取,也不与洁身自好者随波逐流。他并不喜欢后世,人造孔子之“谦谦君子”的样子。

   孔子当然是智慧的:如其箴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也。”、“毋意、毋必、毋固、毋我。”、“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而改之。”、“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等等。

   孔子颇似苏格拉底,两人都是智者,都讲求“述而不作”,都带了许多弟子;也都靠弟子将其宗派发扬光大而扬名。但两人也有本质的不同:苏格拉底作为智者更纯粹些——崇尚“学以致知”、为知识而知识、为道德而道德,并因此获罪。最终异常坦然地面对死亡,成为知识与道德的殉道者;孔子作为智者更功利些——崇尚“学以致用”、“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其一生以承继文王周公之业为职志。

   所以,孔子作为思想家虽然强调“为政以德”,实质是为政以礼,是“礼治”,而非真正意义的“德治”。并将《春秋》加以理论化(或谓孔子化),遽构成以“正名”为前提,以“三纲五常”为核心的“礼治”纲领,此倾向,传之于后来的儒家。这套思想是替统治者操心,要挽救东周的保守疗法。可到处奔波全都令他失望。犹曰:“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坦率的说,孔子的“礼治”思想,像是一把为君王定制的宝剑;是主观的,所倾注地欲望是鲁昭公、齐景公、卫灵公等君王及贵族的意志动机,是功利主义的道德准则,作为实践的法则显然是不合法的。但它毕竟只是一把剑而已,剑本无罪,煅剑者亦无罪。所以它并不妨碍我对历史的真人孔子的赞赏。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